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君臨天下,萬民景仰! | 3rd Dec 2010 | News | (3 Reads)

我跟你很不熟

by 鳥來伯


內地百個文化產業項目來港融資
2010/07/30

【文字大小:  

《出版之門》2010-07-30綜合報道:7月29日,首屆中國文化產業項目香港投融資說明會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行,多項內地優秀的文化產業項目代表參與此次說明會的現場推介,尋覓融資機遇。

據報道,內地文化產業在香港開展以投融資為主題的推介說明活動,尚屬首例。此次說明會由文化部文化產業司牽頭,中國國際商會、中國(深圳)國際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組委會、全球商報聯盟主辦,香港商報、香港中國商會、香港點心衛視承辦。中國文化部相關負責人、兩地文化業界人士、投融資專家、專業學者以及優秀文化產業項目代表近300人,一齊探討內地文化產業投融資及合作機會。中國文化部文化產業司副司長李小磊表示,近年來中國文化產業從探索、起步、培育的初級階段,進入了快速發展的新時期。2009年,文化產業增加值約為8400億元(人民幣,下同),比2008年現價增長10%,快於同期GDP增長速度,相當於同期GDP的2.5%左右。他指出,隨著內地和香港特區在各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不斷加深,內地的文化市場對香港的投資者也越來越開放。在文娛服務、視聽服務、華語影片、合拍影片、合拍電視劇、電影院服務、有線電視技術服務、印刷及出版物分銷等領域,內地都鼓勵港商以獨資、合資、合作經營等方式參與合作。香港中國商會主席陳經緯表示,近年來,對內地經濟社會發展深有體悟,深知文化產業是一個亟待開發、發展空間巨大的朝陽產業。對於文化產業“走出去”,陳經緯認為,香港正發揮著橋樑窗口的作用,將可借助本港成熟自由的經濟體系、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以及創意產業的人才資源,協助內地的文化產業項目融入香港經濟社會、走向國際市場。


君臨天下,萬民景仰! | 4th Jul 2010 | News | (4 Reads)

香港兩中小型教科書出版社合併求存
2010/05/11
【文字大小:小 中 大】
《出版之門》據香港《明報》2010-05-11消息報道:香港教科書市場競爭激烈,主要出版小學教科書的新亞洲出版社有限公司因經營困難,決定與主攻中學教科書市場的出版商文達出版合併,以減輕成本。

據報道,新亞洲以出版小學教科書為主,包括中文科、數學科、常識科、普通話科,新亞洲董事總經理徐方正承認,過去一兩年,部分課本的銷量急跌逾半,決定與另一出版商文達出版合併,以減輕成本。他稱,期望透過合併可節省人手、軟件,以及減省製作電子資源成本等。徐方正表示,為保公司信譽,即使部分教科書銷量未如理想,也不會停止出版,公司會“盡量以賺錢的教科書,支持蝕本教科書的出版”。投身出版業近30年的徐方正直言,香港出版商市場日後僅得一兩家大型出版商獨佔整個市場,中小型出版商需減省成本才能維持營運,“合併是生存之道”。他希望出版商經營的實際情況,可以推翻社會對出版商不正確的印象,“別以為出版商是‘印銀紙’的行業!”


君臨天下,萬民景仰! | 4th Jul 2010 | News | (1 Reads)

最雷書店標語現身成都成招徠奇招
2010/05/07
【文字大小:小 中 大】
《出版之門》據《網易》2010-05-07引自《山東商報》消息報道:開店做生意,當然是希望顧客越多越好。但成都一家書店老闆卻不這麼認為,他在門口打出了一個1米多高的告示牌,最扯眼球的是最下面那一行字:“敬告讀書人:此地不宜久留”,這讓讀者十分的意外。

據報道,書店老闆把“此地不宜久留”作為廣告語,其實是一個意外。原來3月下旬的一天,一個年輕人來書店選書,大概有一千多塊錢。在選好書付賬時,卻發現錢不夠,他突然說了這樣一句話,“唉,此地不宜久留。”老闆李良敏靈光一閃,“把這句話作為書店的廣告語不正合適嗎?”第二天李良敏就趕緊著手弄了塊海報,在折扣信息下面加上了這樣一句話,“敬告讀書人:此地不宜久留”。果不其然,書店的顧客有了明顯增多。隨後,記者聯繫到了說“此地不宜久留”的小伙,他叫李駿,是西南財大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專業的研究生,他表示,自己因為一下子選了一千多塊錢的書籍,本來打算買電腦的計劃也泡湯了。“此地不宜久留,再待久點,錢包保不住。” 報道說,書店門口,許多行人經過此處就會停下來,有的乾脆進去問個究竟。正在買書的張先生則猜懂了真正的意思,“這可能是一則廣告語,書太好了,當心錢花光了嘛。”


版署將建立電子書數字出版准入制度
2010/05/10
【文字大小:小 中 大】
《出版之門》據《新浪科技》2010-05-10消息報道:中國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科技與數字出版司司長張毅君透露,將會建立針對電子書數字出版的相關准入制度。

據報道,在由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和漢王科技聯合舉辦的一個論壇上,張毅君在談及電子書產業發展時說,電子書目前存在違規使用內容,著作人權益無法得到保護;准入門檻模糊,一些預裝內容版權不明,提供違規內容下載服務等問題。張毅君表示,新聞出版總署正在研究制定針對預裝數字內容的電子閱讀器生產以及提供數字內容下載的准入機制。在被問及准入機制的具體情況時,張毅君表示,這一政策目前仍在研究中。具體的方案將根據現行的有關出版管理規定來制定。針對電子書產業標準缺失,閱讀格式不兼容等問題,張毅君則透露,將會組織專家,在內容、格式排版、加密、版權、管理、認證等多方面制定標準。


2010年4月30日


 網商必須增進知識。
淘寶工作人員透露,目前已有300餘名網商報名,但由於首期MBA只有50個名額,淘寶網將審核報名者資質以確定首批學員名單。首期網商MBA為期5天,將在4月12日正式開班授課,鑒於首期MBA報名的火爆情況,第二期也已經提上日程。據瞭解,淘寶網CEO兼總裁陸兆禧將作為講師,現身首期MBA與網商學員面對面分享有關中國電子商務發展的相關話題。
阿里巴巴集團研究中心統計,截止到2009年上半年,網商數量已經達到6,300萬,交易額不斷上升。淘寶網從成立以來,交易額每年都以翻番的速度快速增長,2009年已超過2,000億元,成為網商崛起的一個旁證。
不過,網商在發展中也遭遇了「成長的煩惱」。據調查,很多網商沒有充足企業管理經驗,隨著業績迅猛發展,在團隊管理、財務運營、流程優化等方面均面臨新挑戰。
首期網商MBA 將著重針對網商當前的難題,著重從綜合管理層面入手,結合淘寶的運營、資料分析、電子商務前瞻性等優勢,為網商量身定做一套切合網商實際需要的MBA課程,切實有效地提升網商的管理能力。網商MBA講師名單中還包括淘寶網首席財務官張勇、阿里巴巴集團資深副總裁兼中國雅虎總經理王帥等高管,他們將同來自其他頂級教育機構的專業培訓師一起,從各自領域入手,結合網商發展現狀,為網商的持續發展謀劃。
在招生簡章上,網商MBA對報名者的要求是年銷售額800萬元以上,網店運營團隊超過10人。實際報名的網商年銷售額形成了一個明顯的梯隊,而大多數符合條件的報名者年銷售額在1,000萬到6,000萬之間。學員在地域上也呈現出有趣的特點。來自長三角和珠三角的學員佔了大多數,共有35 人,佔70%的份額;來自湖北、湖南、江西、山東、安徽等省的賣家瓜分了餘下的15個名額。這與電子商務從東部沿海地區逐漸向內陸擴展的趨勢不謀而合。
杭州辦事處 王斌


君臨天下,萬民景仰! | 4th Jul 2010 | News | (2 Reads)

香港教育城將推出電子書上網平台
2010/04/29
【文字大小:小 中 大】
《出版之門》據香港《大公報》2010-04-29消息報道:為吸引歐美機構進軍香港電子書市場,創立10周年的一站式專業教育網站“香港教育城”將於明年初推出電子學習資源商貿平台。

據報道,在優質教育基金資助下,香港教育城(前身香港資訊教育城網站)於2000年成立,作為政府推行資訊科技教學的配套,至今成了全港規模最大的一站式專業教育網站,全港1000多所中小學和5萬教師,九成登記成為會員。該網站的教學資源庫現有一萬多件學科教材,每天平均有20萬人次會員登入訪尋資訊。教育城董事會主席錢大康透露,教育城將走國際化之路,計劃為非本地教師開設專用帳戶,便利其登陸“教城網誌”與本港教師溝通;並鼓勵港生與外地學生合作在網上完成課題。教育城行政總監吳薇薇表示,在政府推動電子書的趨勢下,正建立“電子學習資源商貿平台”,為本地及外國書商提供平台,將電子書上載至互聯網,“目前至少一間歐美資訊出版機構有興趣參與項目。”她說,目前正探討貿易平台收費模式,7月初將有初步構思,屆時會提供示範網頁供用戶體驗,明年初正式推出市面。


 

北京《中華讀書報》 宋平編譯 2010/04/26
在美國市場中,人們提到童書,往往會想到睡前故事讀物,抑或是每年湧現出的一兩本暢銷書:它們大多都是寫給12歲左右的,已經擁有充分閱讀能力、可以體會較複雜情節的兒童。但即使是電腦已經如此普及的今天,學齡前兒童的教育依然要依靠著父母口對口、手把手的陪伴來完成。而玩具書以其精美、安全、互動性強的特點吸引著一批又一批的家長,成為早期教育的重要工具,雖然其很難登上暢銷書榜,銷量也始終不慍不火,但卻是美國童書市場上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很多國際知名出版商也都涉足這一領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立體圖書(Pop-Up Book)和翻翻書(Lift-the-Flap Book)更是被家長和小朋友們所特別鍾愛。
傳統玩具書:立體書和翻翻書
由於立體書和翻翻書超越了紙面的二維限制,能夠以三維立體的方式刺激兒童頭腦,開發智力,所以在美國童書市場上有很多針對學齡前兒童的玩具書屬於這一最傳統也是最被家長所接受的類型。在美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興起的立體書,最先由大師級的紙張工程師瓦爾多‧亨特為同樣是大師級的插畫家簡‧佩考斯基的《鬼屋》設計立體版開始——這本書成為最暢銷的立體童書。起先人們只是認為立體書能夠帶來刺激和不同凡響的娛樂效果,後來,立體書在幫助兒童建立基本世界認識和進行早期教育方面的優勢逐漸體現了出來,企鵝集團、蘭登書屋、西蒙舒斯特,LB Kids等大型出版商或者兒童玩具品牌都有立體書、玩具書產品。
在美國,翻翻書同樣受到很多年輕父母們的歡迎。大多數翻翻書採用窗口的形式:書頁由雙層厚紙板組成,小朋友通過拉開一個個窗口來“推進劇情”或者“發現秘密”,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會學習翻轉和探索,增強手眼協調能力。翻翻書之所以在童書市場長盛不衰,其原因還在於給父母和孩子提供了更多的互動機會,以美國市場上熱銷的費雪系列(Fisher Price)翻翻書為例,兒童翻閱的同時,父母可以通過蓋上或者翻開窗口與其進行寓教於樂的遊戲,同時也能在反復翻開窗口的同時將各種詞彙與概念教給兒童。費雪系列翻翻書由讀者文摘出版,是一個包括“動物園”、“校車”、“汽車”、“農場”等主題的系列,每一本都包含至少40個可以翻開的窗口或者拉出的圖片、標簽,可以教育兒童識別數字、顏色、形狀、動物。
美國常見的玩具書類型還有貼紙書(Sticker Book),同樣是傳統的“尋找——學習”遊戲,家長陪伴小朋友找到書中名稱和描述對應的物品,把它們剪下貼到對應的位置,通常這種書籍都能夠讓小朋友的詞彙量大大增加。在美國童書市場,玩具書的種類雖多,但最受到歡迎的依然還是立體書、翻翻書和貼紙書這樣的已經存在幾十年的傳統產品,因為在早教階段,兒童需要的是簡單安全、色彩鮮豔的圖書產品,而由於其在快速成長,又並不需要成本過高、過於複雜的產品。在美國,受到歡迎的是在設計上需要獨具匠心,但在功能上並不要多麼繁瑣的玩具書,有些10美元的立體書打開是幾座火山或者一座城市,其中還有很多可動部件,這樣的產品對於家長和學齡前孩子的吸引力往往比動輒幾百美元的電子玩具要吸引人。
另類:洗澡書和布書
雖然美國的玩具書市場上更多的產品是並不新鮮的立體書、翻翻書,但是依然可以找得到充滿創意的“異類”。例如《洗刷刷》(Bath Time!)就是一本專門為兒童洗澡時設計的童書,它講述了一隻典型的肮髒小豬的故事,滿身油彩的小豬最終將會在溫暖的浴盆中洗得粉嫩嫩。全書用尼龍材料做成,完全防水,非常適合在小朋友洗澡時給他們閱讀,並且在最後一頁,此書還安排了驚喜:按一按小豬的鼻子,它還會哼哼唧唧地恭喜你洗得這麼乾淨——通過簡單的擠壓氣嘴實現。在美國市場上,為兒童洗澡時準備的玩具書並不少見,甚至包括了大名鼎鼎的童書人物“好奇喬治”(Curious George)系列,它已經陪伴了幾代美國人成長。有些浴室書還在包裝中附贈一艘可以漂在水面上的小船,為孩子可以老老實實呆在浴缸裡費盡了心思。
由於玩具書超越了“父母念給孩子聽”或者“孩子自己看”這樣的單感官學習閱讀方式,所以觸覺和嗅覺的開發就變得十分重要。在美國,還有一種玩具書甚至已經超越了“印刷品”的界限,那就是布書,採用紡織品材質,針織而成,色彩鮮豔,同時在相應部位使用不同材料以增加對兒童觸覺的刺激。比如聖馬丁出版社的《毛茸茸的蜜蜂和朋友們》(Fuzzy Bee and Friends),使用粗糙的材質來組成蜜蜂的身體,讓兒童能親手感覺到“毛茸茸”的觸感。在大多數玩具書售價10美元以下的情況下,出版商們對於嗅覺的開發受到了成本和安全性的雙重限制,在美國圖書市場上,可以見到的“帶味道的童書”大多數是迪士尼的公主系列,附有單純的香氣。但是也有例外,比如《萬聖節的嚇人氣味》(The Spooky Smells of Halloween)就是一本非常有趣的童書,其故事是小朋友們熬製萬聖節的惡作劇湯汁,書中有蘋果、南瓜等各種食材的氣味,也有臭鼬和泡泡糖的怪味道,小朋友可以邊讀邊聞,非常有趣。當然,其缺點就是有顧客評論道:如果早知道臭鼬的味道真的如此逼真,我決不會買這本書。
美國玩具書:品牌分支,不慍不火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圖書市場注重品牌的特點也同樣適用於玩具書,在玩具書銷售排行榜上長期佔據榜首的都是著名品牌,如西蒙舒斯特、蘭登書屋、迪士尼卡通形象玩具書等。在美國,玩具書更像是在一個童書系列中的分支和錦上添花之筆,出版商們善於利用已有的經典童話和卡通人物來開發立體書和翻翻書。同時,由於在美國市場上翻翻書大多是針對低齡兒童而設計,所以對於安全的要求非常高。另外,鑒於玩具書的意義就在於其“可玩性”,所以美國家長在挑選此類童書時最注重的就是“立體書有多少機關”、“翻翻書有多少窗口”、“貼紙書需要花費孩子多長的時間完成”,對於一本10頁左右的翻翻書而言,擁有40個窗口和“機關”才能讓家長比較滿意,很明顯,可動部件的多少決定了玩具書的內容是否豐富。當然,由於玩具書最重要功能之一就是刺激孩子的視覺和觸覺,所以精美的印刷和鮮豔的顏色更是必不可少的。
雖然玩具書有諸多優點,但是在美國,玩具書很少能夠登上暢銷書排行榜,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正如一位業內人士所說:“普通童書的定價平均為5.98美元,而一本立體書至少要賣到9.98美元,這超出了很多父母對於學齡前書籍的心理價位。”同時,在圖書的購買者——成年人眼中,一般只有十幾頁的玩具書信息量少,文字少,並且吸引兒童的時間有限。這些問題同樣考驗中國的出版者。
(原載北京《中華讀書報》2010-04-23)

韓寒《獨唱團》7月1日左右上市
2010/06/09
【文字大小:小 中 大】
《出版之門》據《新華網》2010-06-09消息報道:姍姍來遲的韓寒主編雜誌《獨唱團》,日前終於過關被批准上市。“如果一切正常運作,《獨唱團》確定將於7月1號左右上市。”昨日(8日),《獨唱團》執行主編馬一木揭開這本“久聞於江湖”文藝雜誌的神秘面紗。

據報道,儘管《獨唱團》創刊號收到的投稿都將韓寒郵箱擠爆,但韓寒最終還是決定將自己的小說作為首期的主打。馬一木透露,韓寒的小說屬於連載小說,首次發表在創刊號上的有1萬字左右。“這是一個關於少年的故事,齊集公路、懸疑、Cult等多種青春元素。”其中,“懸疑”是韓寒不多使用的元素,因此頗值得期待。據稱,香港漫畫家兼作家歐陽應霽、網絡名人羅永浩、創作歌手周雲篷均有新作登陸《獨唱團》創刊號。香港鬼才導演彭浩翔竟也在《獨唱團》上連載小說。“我們這本雜誌的目的就是要鼓勵獨立思考和自由創作,容納任何風格的作品,不管是激進的還是保守的。”馬一木說:“除了為人所知的名字外,韓寒更想挖掘一些有才能的、不為人知的名字,他們將會是以後文壇關注的新星。”《獨唱團》創刊號面市一拖再拖,除了內容上要“過關”的因素外,還有韓寒對裝幀尤其是雜誌圖片的近乎苛刻要求。《獨唱團》創刊號每本定價16元人民幣,首印50萬冊左右。因為是一本使用書號的“雜誌書”,所以發行暫不能走郵局系統,而是通過實體書店、網店以及報刊亭等渠道發行。此外,馬一木透露,韓寒將在自己的淘寶網店上推出《獨唱團》限量版,以饗讀者。


作家與批評家
閻連科/聯合報
 

被文學捆綁在一起
的一對夫妻
作家與批評家不是同行中的朋友,更不是一個單位中的一對情人。他們是被文學捆綁在一起的一對夫妻,過不得,散不得;和不得,也離不得。
有的時候,他們和睦共處,相敬如賓,如同走在旅途中結識的同道驢友,彼此因為同道,也才友好;因為友好,所以同道。朝著一個方向,為了一個目標,手拉手的樣子,很像一對兄弟,或者一對姊妹。這景象讓外人看來,彷彿狼狽。但他們自己明白,正因著兄弟姊妹般那絲絲股股的文緣情分,即便狼狽,也不會為奸。那樣不僅別人會嘲弄他們,他們自己,也瞧不起自己。
當然,有的時候,雖是同道,同一方向,可從人多的大道上走到了小道,到了寂靜,到了狹窄,到了只有幾人或者只有二人。那就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人家說批評家和作家狼狽為奸,也多是因為他們走上了這條小徑。
有的時候,他們打鬧,頭破血流,反目成仇,為了不兵戎相見,才要走上法庭,那架式完全如必須離婚的一對夫妻,不到法庭上無以解決問題。可是,從法庭上下來,雖還彼此攻擊謾罵,卻沒有了當時準備上法庭那一階段的火燥和氣盛,沒有了那時咄咄逼人的指責和謠捏。而且,經過了這一番折騰,都還變得理性,變得容讓。因為理性和容讓,就說他們會成為模範夫妻,卻是決然的沒有可能。畢竟,在這個家庭裡,矛盾是他們相互認識的鏡子,裂痕是把他們捆在一起的繩子。因為矛盾和裂痕的存在,他們才更願意去探究對方;因為探究,也才能發現對方偉大的不凡和可笑的不齒。
作家議論批評家,都是掛在嘴上,而且還多在批評家不在場的飯桌上;批評家議論作家,不僅掛在嘴上,還多公開在筆下的紙上。
批評家讀作家的書是公開的;作家讀批評家的書卻是偷偷的。
批評家有時根本沒看作家的書,可他硬說看過了;作家有時明明看了批評家的書,可他偏偏說沒看。
批評家似乎應該是作家的敵人,可許多時候他們成了朋友;作家許多時候應該是批評家的學生,可他們的樣子總和老師一樣。
我們常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可對於作家和批評家,進了一家門,也不一定就是一家人。
作家都想寫一部《紅樓夢》,
批評家都想寫一部文學史
好的批評家,是那些能夠告訴作家如何才能寫出好作品的人;好的作家,是那些永遠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寫出好作品的人。
好的批評家寫出的文章和小說一樣好看;壞的作家寫出的小說和批評文章一樣難懂。
優秀的批評家,應該是那些能做燈塔的人,總能給作家指明寫作的道路;優秀的作家,應該是才華豐富的陰謀家,總能給批評家設置陷阱的人。
偉大的批評家,他的文章能養育作家;偉大的作家,他的作品能養育批評家。
作家一對文學負責,作家就成了文學史的主人,你讓批評家怎麼寫文學史,他就怎麼寫文學史;作家不對文學負責,批評家的牛大了,他成了文學史的主人,想怎麼寫文學史就怎麼寫文學史;可惜作家總是甘願把這個主人的位置讓出去。
作家說我根本不在乎文學史,批評家說這個作家是弱智;作家說我是為了文學史而寫作,批評家說這個作家有精神病。
作家在創作中是皇帝,可以為所欲為;批評家在創作文學史時是皇帝,也可以為所欲為。
作家人人都想寫一部《紅樓夢》,批評家人人都想寫一部文學史。
作家連作夢都想寫出經典來;批評家連作夢都沒有夢到過經典在哪裡。
作家一到圖書大廈看到自己的著作就恐慌,恨不得從樓上跳下去;批評家一到圖書大廈的門口就想退回去,以為自己是走進了菜市場。
作家看到暢銷書時一邊罵著自己撞上了一堆屎,一邊感嘆那怎麼不是我寫的;批評家看到暢銷書時罵著說,看作家墮落得和屎一樣,一邊感嘆當作家還是比當批評家好些。
作家以寫作維生,終於比批評家學寫的字多;批評家以讀書維生,終於比作家看的書多。
作家比批評家掙的稿酬多,批評家比作家掙的道理多。
作家不停地參加筆會,遊山玩水,作品成了門票;批評家不停的游水玩山,四處講學,道理成了稿酬。
作家人人都罵中國的文學獎,可去領獎時,個個都是滿面紅光;批評家也罵文學獎,可當評委時,不是滿面紅光,而是紅光滿面。
作家大都在作協系統(編按,指中國大陸),相當於下雨了躲進一間茅草屋;批評家大都在高校,相當於天熱時躲進咖啡屋。
作協是作家的家,結果誰也沒有把作協當家;高校是批評家的家,結果誰也沒有不把高校當家。
有時候,
批評家比作家還會講故事
作家為批評家沒有評論自己而犯愁;批評家為創造一個概念辭彙而犯愁。
以前,作家每天都在忙著小說創新,批評家每天都忙著為創新的作品而命名;現在,作家不創新了,批評家每天都忙著為作家的年齡而命名。
作家不愛和詩人待在一起,他們說詩人太高雅:批評家也不愛和詩人待在一起,他們說詩人個個都是批評家。
詩人一朗誦詩歌作家就發笑;作家一朗誦小說批評家就發笑;批評家一朗誦自己的論文,他的學生不發笑,只是打哈欠。
作家碰到了作家,等於吃客碰到了茶客;詩人碰到了詩人,等於土匪碰到了黑幫;批評家碰到了批評家,等於女人碰到了女人;作家和詩人碰到了批評家,等於兩個男人碰到了一個女人。
作家都希望聽表揚,批評家在文章最後就寫上「瑕不掩瑜」四個字,好像作家是強者,批評家需要讓你幾分樣,其實批評家卻在背後偷著笑;批評家也希望聽表揚,作家很少去說那四個字,好像批評家成了弱者樣,樣子有些請求你,其實,人家壓根不在乎你作家說什麼。
作家表面看在乎讀者;批評家其實在乎他論文的觀點被引用。
批評家批評中國沒有一個大作家,作家總覺得自己的作品批評家們壓根沒看懂。
批評家說:「天下沒有我看不懂的小說。」作家說:「天下沒有我能看懂的論文。」
作家和教授一樣,對批評家說你的文章要多些理性的文本分析,批評家根本不聽作家的話,就是喜歡在文章中進行籠統的感情抒發;批評家和上帝一樣,警告作家說你的作品要多些含心量,作家的耳朵有些聾,聽錯了話,就總是讓自己的作品多了含金量。
批評家愛把閒扯淡的小說說成是飄逸,把寫花花草草的小說說成是詩意;作為一種回報,作家就把批評家那些連他自己也不甚明瞭的論文說成是深奧,把無邏輯的理論堆砌說成是淵博。
現在的作家寫作什麼都不缺,就是缺情感;現在的批評家寫作,什麼都可以創造,就是很少創造知識。
作家以為寫作時多用了方言就具備了民族性;批評家以為寫作時用多了西方的概念就具備了世界性。
我知道,許多批評家看作家的書,都是坐在廁所的馬桶上;可我每次讀批評家的文章,都是鄭重地坐在陽台的椅子上。
有時候,批評家在文章中比作家還會講故事;可作家每次在小說中一賣弄理論就失敗。
現在,作家在寫小說時一團和氣,而批評家在寫論文時卻怒氣衝天。
原來,我以為商品時代,作家炒作自己合情合理,卻忽視了這個社會追求民主,人人平等,批評家炒作自己也合情合理。
有一次,我在北京西單圖書大廈,碰到一個著名批評家,慌忙上去和人家握手,人家叫我的名字時,卻叫成了另外一個作家的名字。我們彼此和善地笑笑,我說你買什麼書,他說來買文學名著呀,後來我在大門看見他提了一大兜的《哈利波特》。
俗不是作家的私人財產,雅也不是批評家的私人財產。
我最愛讀和散文一樣或近似散文的行文一樣的論文,卻總是弄不懂批評家愛讀什麼樣的小說。
我愛聽表揚,但尊重那些批評我的批評家;我愛批評家批評別人時一針見血,卻希望批評家批評我時婉轉一些。
我讀批評家的論文,最渴望的是從那些論文中讓我領悟我的小說在今後寫作中有哪些可能性;我寫小說時,每次面對他們指導的那種可能性去實踐,卻都表現出了無能或無力,彷彿每次努力都是走錯了門。
作家總是把對自己最有啟發的書藏起來,生怕別人發現他和那書的聯繫;批評家總是把對自己最有啟發的書說出來,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和那書有聯繫。
作家一見批評家就稱老師,批評家一見作家就稱大師。
(上)


佛山市圣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急需招聘兼职网络写作与评论员多名 [ 编号:1586192 ] 查看该公司所有职位
 
- 急需招聘兼职网络写作与评论员多名<http://www.zhujiangrc.com/person/jobs.asp?jobid=1586192>
 
 
- 工作地点:广东
- 性别要求:不限
- 最低月薪:面议
- 工作经验:不限
- 学历要求:不限
- 年龄要求:19周岁 至 80周岁
- 外语要求:不限
- 招聘方式:兼职
- 专业要求:不限
- 招聘人数:1000人
- 刷新日期:2010-5-17
-
 
相关工作经验及技能要求
急 需招聘兼职网络写作与评论员多名,性别不限;工作地区不限,*国内外均可,欧美地区更佳。*应聘者需要爱国、爱憎分明,有正义感、民主自由,对贪污腐化现象疾
恶如仇。需要有一定的写作基础,熟悉网络(网站)写作、评论要领。有实际的网站写作、评论操作经验。在校大学生更好。工作可灵活。待遇好:按我公司要求写
好文章,能在网站发表,或者由我公司已经发表了的文章进行转载、评论等等,均可。*以文章质量、数量来计工资待遇。*
 
应聘人员请先将个人简历,用电子邮件形式发到我网易邮箱。合条件者,我们会尽快联系你。

出版界開啟微博營銷新模式
《中國新聞出版網》 楊雅蓮 2010/05/25
將新書發佈會搬到微博,就出版業熱點現象與事件發表觀點……隨著微博的日益興起,多家知名出版單位開設官方微博,通過這個全新的信息平台,借助其短小、快捷、開放、互動的特點,達到宣傳新書和推廣品牌的目的。

與讀者對話更直接

在新浪微博“文學‧出版”板塊,活躍著多家知名出版單位及圖書公司,例如重慶出版集團、二十一世紀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新星出版社、萬榕書業、磨鐵圖書、讀客圖書等。此外,何建明、“金黎組合”、沈浩波、路金波等多位知名人士,都通過微博或介紹旗下新書,或談論出版界熱點現象及事件。

在接受《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採訪時,重慶出版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北京華章同人公司總經理陳建軍稱,任何一種新平台的出現,都必然會衍生新的營銷方式,微博讓出版者與讀者的對話更直接。“讀者會自動關注我們,如留言或發私信。一些作者也會通過微博聯繫我們。”陳建軍說。

新星出版社營銷部總監黃鷗稱,考慮到微博短小、快捷、有趣的特點,新星社和社長謝剛在年初先後開通微博。通過微博平台,新星社向讀者發佈新書信息,實現無障礙溝通。5月19日,新星社選擇在新浪微博為新書《我呸》召開發佈會,吸引了多位網友參與。黃鷗稱,由於作者為網絡紅人,該書比較適合進行網絡推廣。實踐證明,此次微博發佈會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破除傳統書友會局限

截至5月20日,讀客圖書已經發表博文700多篇,眾多“粉絲”紛紛留言,熱評其策劃的《藏地密碼》、《全中國最窮的小伙子發財日記》等圖書。該公司策劃總監劉按表示,通過微博,他們可以隨時看到讀者對讀客圖書的評價,他們與讀者之間的溝通更及時。“微博營銷主要分為幾種:把媒體報道轉載到微博上,讓信息流通起來;在微博上發佈新書的精彩內容,通過這種碎片式傳播引起讀者好奇;轉載讀者對圖書的評價,與讀者進行有效溝通,積累固定的讀者群。通過微博這個新鮮事物,讀客的‘粉絲’越來越多。”劉按說。

在陳建軍看來,微博的傳播方式非常有意思,適合口碑營銷。“我們常在微博上發書訊與文摘,感興趣的讀者會自發轉載,這解決了傳統書友會在場地、人數等方面的諸多局限。微博還消除了陌生人之間傳遞消息的壁壘,是一種很好的營銷工具。”陳建軍說。

“微博營銷時代”說法尚早

重慶出版集團公司及旗下北京華章同人公司對微博營銷給予了足夠的重視,設專人收集讀者意見和建議,還有專人負責答覆讀者,充分發揮了微博的互動性。

新星社則是以“玩”的心態來維護微博的。該社社長謝剛的個人微博內容豐富,涉及騎馬、紅酒、閱讀、旅行、樓市等眾多方面。“我們要求社長開微博,但不要求社長只寫新星出版的書。我們強調和追求個性化——出版個性化的圖書、做因書而異的個性化營銷、玩個性化微博。目前,新星社的微博‘玩’得還不夠,我們希望賦予它一種個性和氣質——有獨特的觀點和視角。當然,這種氣質和個性要與新星的品牌、產品相符。”黃鷗說。

雖然微博營銷開展得如火如荼,但陳建軍卻冷靜地表示,此種營銷模式剛剛起步,能否進入微博營銷時代還有待觀察。持同樣想法的黃鷗稱,新星社抱著試驗的心態拓展微博營銷。“至於其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不好一概而論,還是要看產品本身的特性,‘出版界進入微博營銷時代’的說法為時過早。”她表示。

(原載《中國新聞出版網》2010-05-24)


台灣二手書店將籌組舊書店協會
2010/05/31
【文字大小:小 中 大】
《出版之門》據台灣《自由時報》2010-05-30消息報道:為加強舊書店交流,茉莉書店等各縣市舊書店可望合組“台灣舊書店協會”,將合作成立部落格,交流舊書資訊,建立網路平台,進行古本拍賣,甚至聯合進貨、分類,方便愛書人找書,避免資源浪費,實現舊書店“節能減碳”的初衷。

據報道,台灣的舊書店近兩年來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大街小巷,彼此卻缺乏交流平台,十分可惜。台北茉莉二手書店戴莉珍、台南成功北門書店吳金昌、府城舊冊店潘景新,發現台灣舊書來源大多來自資源回收,不像日本人看完書常送到舊書店。日本的舊書店於1932年成立全國古書商聯盟,促進會員交流、提高書的經濟價值,並仲介書籍給適合閱讀的人。他們認為日本的作法才是愛書表現,決定發起全國性聯盟組織,名稱暫定“台灣舊書店協會”,將分台北、台中、桃竹苗、雲嘉南、高屏、宜花東等區塊,串聯各地舊書店。協會成立後,將先推動書痴最關心的“古本書網路拍賣”,預料將掀起搶書熱潮,也將設置部落格,納入協會成員的資訊和書籍資料,讓業者共享資源,並推廣愛書運動。


香港將推出首部iPad中文旅遊電子書
2010/06/01
【文字大小:小 中 大】
《出版之門》據香港《明報》2010-06-01消息報道:香港電子書開發商innopage推出木地首部iPad 中文旅遊電子書──《足足五千年》。該電子書定價1.99 美元,較Lonely Planet的5.99美元便宜,將於下周四(10日)在2010香港國際旅遊展出售。

據報道,《足足五千年》講述18個國家城市,包括埃及、伊朗、緬甸、柬埔寨、日本、西班牙、葡萄牙等的旅遊經歷。作者項明生表示,這部書去年底出版,今次希望試試電子書的市場,視乎反應再考慮推出其他書籍。撰寫多部旅遊書籍的項明生稱,電子旅遊書的好處是可以容納多些相片,是次電子版的圖片較書本多出一倍,而字數亦不用減,相信會更受讀者歡迎。除了可以多些相片,電子書可新增多條視頻影像:例如《伊朗44孔橋下的歌神》、《西班牙Fleminco舞蹈》等,讓片段說故事;電子書的成本亦會降低,印刷版成本高昂,書本的售價為98港元,電子書定價則可降至1.99美元(約15港元)。為了解反應,他歡迎讀者在其facebook的fanspage表達意見。《足足五千年》一書出版後已為“小母牛”慈善團體共籌得近50萬港元善款,今次電子版有關收益也會捐助“小母牛”。


Next